昨晚是進俄羅斯後少數可以在屋子裡過夜的一天,好久沒有度過這麼舒服的夜晚,實在是叫人難忘。要不是已經跟Vladimir講好只住一晚,不然還真想再多住一天…

吃完了一頓豐盛早餐,我們從行李中拿出了一組貓頭鷹雕像。這東西一路從進入哈薩克的第二天起,就一直隨著我們奔波了一個多月後才來到了這裡。為了表示我們的謝意,它的奇幻漂流也將在此到達尾聲,成為我們友誼的代表。

昨天為了跟緊Vladimir的車後,沒辦法好好欣賞這座城市,今天早上要用自己的步調慢遊這裡。這已經是我們第三次橫跨Kazan街頭,上班日的車潮與人潮也顯然熱鬧了起來。

在這個城市裡隨處可見有趣的大型壁畫,有政治、有傳統文化、有科技,還有擦化或塗鴉,一幅一幅彩繪在高樓的牆上,為這座城市增添了年輕的氣息,不過也讓人好奇這些話是如何完成的。

市區中還有數不清的老教堂,用鮮艷色彩調和宗教給人的肅穆感覺。俄羅斯人的主要信仰是東正教,與天主教一樣是以耶穌為上帝。對於西方宗教搞得不是很懂的我來說,最大的差異就屬教堂上的十字架有明顯的不同。

經過一些具有古典西方風味的建族區域,的確可以感受到Kazan這座城市的文明氣息,但總感覺少了些甚麼,直到我們眼前出現一座擁有高聳白色圍牆的古城,我期待中看到的Kazan才終於現形!

Kazan雖然人口數僅在俄羅斯城市中排名第七位,但卻是與Moscow以及St. Petersburg這類超級大城市並列的歷史文化城市,可見在俄羅斯有多重要了。整座古城就建築在河畔的丘陵地之上,亮白的城牆綿延在整個山頭,更是耀眼奪目!

車子一丟,我們決定進去一探究竟,就從高大的鐘塔正式開始。這裡被稱作"Kazan Kremlin",也就是喀山克林姆林宮。一直以為"Kremlin"只有在Moscow市中心用紅色城牆圍起的那一座,沒想到在這裡還有一座白色的分身,我想這也是Kazan並列在三大歷史城市的原因了。

這裡和西安兵馬俑以及敦煌莫高窟一樣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在城牆內由好幾座建築組成了一座小城市,其中包含了好幾座各式教堂,韃靼斯坦共和國的總統府皇宮,最為搶眼的又莫過於一座稱為"Qolsharif Mosque"的清真寺。

白色的建築主體配上亮藍色屋頂,八座高塔直通天際,這是全俄羅斯最大的清真寺,不想注意到它都很難。進到Kremlin不需要收門票,反而是進到清真寺需要付錢,付錢不是買門票而是買鞋套。

入內每個人都必須套上鞋套,無論男女只要膝蓋露出來都必須用長毯子包裹起來,禮拜時女性不能在男性的前方,必須分開來,以防止在這樣神聖的場合讓人起一些遐想。第一次進到清真寺,也是第一次接觸到陌生的伊斯蘭教,開始對於這個神秘的宗教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基督教和伊斯蘭教自古以來就極為對立,至今仍然衝突不斷。在我印象中勢不兩立的兩個宗教,竟然同時看到教堂與清真寺並存在這座Kremlin城內,不在乎歷史的恩怨情仇,在這裡只有和諧共處,實在難得啊!

離開Kazan的路上又開始繁忙了起來,出現看起來像高速公路的道路系統,看一看我們也沒有其它選擇還是只能跟著車流走。不只我們隨波逐流,在路上我們還碰上兩頭乳牛在一旁閒晃著。路上常見到的攤商這裡一樣不缺席,賣的東西除了西瓜之外就是一包包看起來像爆米花的零食,還有可以拿來醃製小黃瓜或存放果醬的玻璃罐。

跟Kazan的繁華相比,我們現在到的地方只剩兩排面對面十多戶人家的小村,泥土路有如越野車賽道一樣難行,不到四十里路馬上可以看見俄羅斯極大的城鄉差距。

在村子繞了一圈,最後跟著熱鬧的聲響又回到第一戶人家門口。聽完我們的介紹之後,屋主馬上叫了另外一位灰襯衫以及橘短褲的先生過來。這位先生叫Dmitri會講一點點英文,對我們來說這已經非常難得了,結果更厲害是他竟然還可以說出一口流利的法語,這下可就越來越有趣了!

屋主是Dmitri姊夫叫做Yura,另外還有他姊姊、姪子,以及一些朋友都在這裡,也難怪特別熱鬧。庭院裡到處都看得到正在施工的痕跡,還有一些工具與堆放著的材料,原來他們正在幫忙蓋房子。

在俄羅斯只要成家後都會親手蓋屬於自己的房子,蓋房子的時候會找親朋好友們一起來幫忙,今天你幫他下次他幫你,省下工錢更重要是還省下時間。聽完後除了羨慕可以親手建造屬於自己的房子,更訝異是蓋房子在俄羅斯好像是大家都會的全民運動,今後對於看到的房子可要另眼相看了!

Yura很熱情的邀我們一起參加他們的聚會,簡簡單單在屋外擺一張木桌子,大家就坐著聊天吃東西。桌子上擺著一個看起來像童話故事中巫婆用的鍋子,Yura幫我們一人呈上一大碗,這是一碗以米飯為配料的湯,除了米飯之外還放了羊肉、馬鈴薯以及紅蘿蔔。

這湯還熱著,喝下肚全身都跟著暖了起來。吃完正餐當然少不了俄羅斯人最愛喝的伏特加了,孰悉的乾魚和小黃瓜也跟著上桌當配料。我們來之前感覺他們已經喝過不少了,我們的到來又讓他們多了繼續慶祝的理由。

有位沒有介紹到的隱藏人物,口叼著香菸從屋子後方走了出來。不知道Yura跟他說了甚麼,才剛見面這位老兄馬上就掀起衣服,還脫下了褲子!這下真是開門見山了全身上下,從手到腳,正面和背面沒有一處沒被刺青,裡看樣子眼前這位應該要改稱呼"大哥"了!

Dmitri告訴我們他的名子叫做Vasilly,曾經在惡名昭彰的西伯利亞監獄關上28個年頭,才剛出獄沒多久,聽到這數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在俄羅斯他們會給更生人改過自新的機會,就像Yura找來Vasilly幫忙蓋房子一樣。

沿路上我們看到很多年輕人喜歡在身上刺中文字,但那些都只是小兒科。在俄羅斯只要待過監獄的都會有刺青,每一幅刺青都蘊藏著一個故事,它們直接聯繫到了個人經驗以及圖案本身的意義。刺青成為了一張充滿創傷的個人地圖,以及生活在監獄中必須承受的各種脅迫與暴力。

聽完Dmitri說的這些,大夥面面相覷,不由得嚥下一口口水,還是趕快起身讓座給"老大"以示我們對他的敬意…

至從Vasilly加入我們行列之後,舉起酒杯的手就沒有停過。感覺大家都很熱情一直想跟我們說些甚麼,就算聽得懂也不知道怎麼回復,因為Fleur和Dmitri陷入一場關於車臣問題的激烈辯論,而我和Chiwen只有傻笑加陪醉了。

酒精多了,整個場面開始起了化學變化,尤其是老大!只見Vasilly開始起身打起拳來,口中還一直念念有詞,我們唯一聽得懂的就是"Bruce Lee"。在黑獄中待久了,就連犯人都要學會自保,而學習李小龍的功夫就成為他非常自豪的一件事。

瞧他打得有模有樣,進了"сауна(sauna)"洗澡還在打,把我和Chiwen當成人肉沙包來打,而且真的還會痛耶!不知道怎麼跟他溝通,我們能做的也只有高舉雙手表示"投降"…

洗完澡出來,Fleur才把Dmitri告訴她的驚人內幕翻譯給我們聽。原來Vasilly是因為殺人而入獄,難怪剛剛蒸氣室大家坦誠相見時,Vasilly的背影特別有電影"紅龍"的氣勢,原來這一切果然是其來有自。不說都還好,一說出來想到剛剛和個殺手一起洗澡,晚上還要同住一個屋簷下,就讓人直冒冷汗…

接著Yura帶我們到附近河畔、Vasilly二話不說就光著身跳下去、Yura從樹頭往河裡跳、Yura小兒子跌倒、Vasilly走路搖晃差點掉到洞裡、Dmitri對著人民幣上的毛澤東高喊:『I love Hu Jintao!』、Yura小兒子拿起比他頭還大的酒瓶對嘴喝!

我很確定,酒精真的開始發揮作用了!眼前的世界已經開始搖晃、模糊,但餐桌上的酒席還沒結束。看起來放酒的玻璃罐不過只是個假象,旁邊一桶桶六公升的水桶裡的不是水而是伏特加,喝完再補,補完再喝。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一夜就這樣把地上六大罐都解決了…

這一夜絕對是俄羅斯的經典代表,有如電影"醉後大丈夫"的情節真是上演,只希望明早醒來身旁不要躺著老虎就好…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