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來頭還有點暈,慢慢張開愛睏的雙眼,看看四周昨晚睡覺的地方。我們就是直接打地舖睡在施工中的屋子裡,在木材堆旁是老大的位置,還好他睡著後比睡著前還穩定。雖然沒有老虎或猴子,不過在另一邊卻多躺了一個不知道是甚麼人…


東西一樣東倒西歪散在桌上,這就是昨晚一級戰區的慘烈狀況,所有的印象都停留在倒酒、喝酒、倒酒、喝酒、倒酒…。Dmitri接著從屋子裡走出來,這下才曉得剛剛那團不明人士正是他。瞧他坐下後就是抱著頭喃喃自語說他頭痛不要再喝了,而且今天還要上班!

他剛才立下的誓言在老大醒來後馬上面臨了這嚴苛的考驗,Vasilly坐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拿了伏特加和酒杯來,由於我們馬上要上路逃過一劫,但Dmitri就沒這麼好運了!看了看Vasilly遞給他的酒,他們兩馬上就喝了起來,至於上班管它的,明天再說吧!

一大清早又開始灌酒,一大清早就不省人事。也難怪喝酒被稱為俄羅斯三大國害之一,除了喝酒太多之外,就連不對的時間也要喝才糟糕。看這樣子,這房子距離它的完工日恐怕還有得等了!

離開這群醉後的大丈夫們,我們又從新上路。從昨天離開Kazan之後,我們越過了俄羅斯境內的最長河流伏爾加河,這條河流同時也是歐洲最長河流,世界最長的內流河,匯集各支流的水後直接流入裏海。

今天又繼續沿著這條巨河前進,風景從昨天的寬廣似海,漸漸演變至今看似湖泊又看似沼澤的特殊風景。有好風景作伴,一大早更是讓人神清氣爽,酒意全消!

為了找住宿來到一處位於丘嶺上的小鎮,碰上一位正在陪孩子們玩球的先生。繼續搬出我們旅行中磨練出的本領,旗子、比手畫腳再加上紙筆塗鴉,我們已經用創意來讓他們來了解我們想表達的意思,剩下就得靠他們用想像力去拼湊了。

這屋主叫做Anatolly,他進到屋子裡拿了張小茶几和熱茶出來,我們就這樣蹲在他家門前的草皮上喝起下午茶,邊看著孩子們在玩躲避球。

看Anatolly感覺挺想幫助我們,但這事好像卡在老婆大人那關,看他幾次進出屋子之後,最後我們終於確定可以在他家的庭院搭帳篷。跟荒郊野外比起來不過就是多了一個圍籬,不過多了這圍籬對我們來說不但人可以安全,單車被偷的可能也跟著大大降低了。

把帳篷搭起來,順便趁著太陽還沒下山順便把ATUNAS的睡袋拿出來曬太陽,去去前幾天來連續下雨的濕氣。拿出來曬太陽固然很棒,不過還是得注意在太陽下山前收起來,不然當黑夜降臨後很快的濕氣就會全面覆蓋在大地之上,到時好不容易曬乾的睡袋馬上又濕了!

東西都安置差不多了,Anatolly把我和Chiwen拉到庭院後方。他帶我們認識幾位他鄰居的好朋友,大夥好奇想跟我們聊天之外,原來屬於男人們的小聚會才正要開始!

不知道從哪裡突然冒出一罐伏特加,看到這東西老實講已經有點哭笑不得了,不過這就是俄羅斯人示好的方式,雖然晚餐都還沒吃還是先乾了!一個小酒杯大家輪著喝,在配上庭院裡的現摘的小黃瓜和番茄,身上擦一擦就直接啃了起來。在俄羅斯女人們喝香檳和果酒,而男人們則偏愛喝這種很烈的伏特加,也難怪沒找Fleur一起過來。

還好最後是Anatolly老婆來找人,才把我從將醉的邊緣給拉了回來,男人們的小聚會也就提早結束了,不然照這樣喝下去我看又是不乾不快的一夜了!

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