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tolly家的院子裡養了一頭小乳牛之外,還有雞。昨天不知道跑哪去了都沒察覺到,直到耳邊傳來這輩子聽過最有立體音效的雞叫聲,一直迴盪在我的左右耳之間。爬出帳篷想看是哪隻公雞在搞鬼,那隻公雞也挺機警的馬上混入雞群之中…

一早Anatolly拿了一鍋的水煮馬鈴薯,以及一大罐他自己醃製的小黃瓜來請我們吃,配上昨天鄰居送來給我們的一大罐現擠牛奶,還有咖啡混著喝。一大早肚子就已經達到滿水位,對於已經旅行一段時間的我來說,能吃飽養足體力就事件很幸福的事了!

好天氣才撐不過幾個小時,天空很快又開始匯集雲氣,還硬是擠出幾滴雨來嚇唬我們,害我們又得開始和老天玩起躲貓貓的把戲。

為了在有限空間增加運載量,就像在搞特技表演一樣,把車子一輛輛傾斜疊在一起來運送。記得上次看到是在西安的事了,想不到俄羅斯人也同樣來這招。在俄羅斯待久後,從很多方面來觀察這個國家,會發現就像個西方版的中國,或許這就是共產世界才有的奇特風景吧!

至從離開烏拉山脈之後進入M7,一路的地形就不再碰到高山阻礙,雖然不用再辛辛苦苦爬大山,但路況也並不向想像中那樣平順輕鬆。

這幾天的地形就像剛起床後被弄亂的棉被一樣,從平緩變成處處皺褶,一坡未平而一坡又起。烏拉山道路的設計模式,原封不動被搬了過來,這一秒才登頂,但下一秒你又瞬間下降數十尺,又得重山凹處重新奮鬥上山,每一座丘陵都得翻過,每一處山凹都得滑過…

像這類要上不上要下也下不了多少的路段,對我來說是體力上的最大考驗,對於單車來說也同樣增加不少負擔。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所以為了省下體力必須找出新的方式來行進,幾天下來也漸漸抓出了一些要領。

只要越過頂部開始下滑後,變速器慢慢切換至重檔,由於下坡坡度大,路面也只剩一線道,所以速度還是以自己能掌控的速度來慢慢加快。接近坡谷時坡度將開始減緩,這時再將大盤也換上最重檔並用全力去踩,將車速維持住並繼續往上推。過了山谷後速度將來到最高速,當開始感覺到車速下降後馬上降下前後齒盤,讓檔位維持在自己可承受下的相對重檔,並起身抽車讓速度不要太快降到最低速,視狀況再將檔位慢慢調輕直到登頂為止。

經過這樣的配速後可以輕鬆回升數十尺,最後只要再出一點力就達頂點,節省時間更節省體力。讓下坡時的車況維持在穩定加速狀態,保持安全的車速更能大幅降低剎車皮的損耗。

俄羅斯道路品質比起哈薩克好上許多,但卻沒有比較安全。從第一天開始見識到俄羅斯人開快車、車流大、路面窄,想避開躲到路肩卻也時常是危險重重。碎石、玻璃都不足以恐懼,真正最可怕的是嚴重變形的柏油路面,車道上大車壓過的部分時常有下陷的情形,而其它被推擠後的柏油只能往兩邊和中間散去。

被推擠到路肩的部分變形最為嚴重,高低落差也都有十多公尺之高,如果走上定會摔得四腳朝天,所以到頭來還是只能與車爭道或是在危險邊緣夾縫中求生存。

俄羅斯的村莊和哈薩克一樣,無論大小幾乎都會有賣民生必需品以及食物的商店,在俄文就是"магазин(magazin)",也是我們三餐的主要來源。補完食物後我們在鎮上碰到一位老先生Leoniol,起初老先生好像不太想理會我們,但當我們離開後他又跑來要我們跟著他,最後他帶我們來到一棟看起來還在施工的屋子。

屋子的主人叫做Vladimir,是我們在俄羅斯認識的第二個Vladimir,看來這名子應該是俄羅斯的菜市場名了。Vladimir是Leoniol的他兒子,搞了老半天原來他自己家不方便讓我們借宿,所以把我們帶來給他兒子照顧了。

Vladimir的房子果然還在興建中,他利用工作之外的閒餘時間自己一磚一瓦建起來,未完工的浴室裡還看得到管線配置,不光是房屋結構,就連配線管路也都自己來,實在不簡單!

看著Vladimir蹲在夕陽下的身影,正拿著一把小斧頭在剁雞肉,沒想到他忙碌之餘還幫我們準備了一隻雞和一桌豐盛的晚餐。那一碗燉雞肉湯看起來沒有太多繁複的手續,但喝起來卻有濃郁的人情味,實在讓人無法忘懷!

路徑

發表迴響